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十二年故人戲 > 72.尾聲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1967年沈宅

    “所以您就成了心外科醫生?所以您曾在骨科也很有名?”小男孩發現了重點所在。塵↖緣↗文√學?網

    老夫人含笑,點點頭。

    她在手術成功后就暗暗發誓,既然能救先生一時,就要救他一世。

    在陳藺觀的引薦下,她成為了那位業內泰斗的關門弟子。先生在法國養病期間,她從研究生讀到博士,順利畢業,成為了陳藺觀最大的“競爭者”。

    “后來,沒幾年,山東還是還回來了。”老夫人給山東的故事也作了結尾。

    她的眼睛背后都是笑,好像,還能看到山東權益收回那日的場景。

    “所以我們家才來了澳門?沒有去山東?”

    “你祖父就是有這個執念,一定要住在殖民地,守著我們華人自己的地方。”

    小男孩輕點頭。

    “總長和夫人呢?”小男孩開始揀感興趣的問。

    “在夫人去世后,總長遠渡重洋去了比利時,成為了一名神父。”

    同行,還帶去了數十箱的文件資料,都是巴黎和會談判的資料,他想公開這些,向世人證明代表團談判的艱辛。后世人不會完全了解當時困境,他是想留下一些文件證明代表團在談判中獲得的許多權益,那些掩埋在歷史中的努力,需要被記住。

    小男孩自幼就在祖父身旁長大,和他祖父一般早慧,聽到這里,自然就安靜了。

    老夫人慢慢地笑著:“此后不久二戰爆發,德軍占領比利時后,發現一位神父在各地演說,反對法西斯,痛斥日軍侵華……那位演說的神父——”

    “就是他。”小男孩猜。

    老夫人頷首。

    小男孩故作老成:“他恨日本人。”

    “是啊,”老夫人說,“他至死都逃不開“二十一條”的枷鎖。在日軍投降后,他來過一封信,仍在后悔簽下的條約。”

    遙遠的地方,有人長嘆:“命運弄人,當年袁世凱手下的外交公使都不能勝任,才把已經辭職的陸公請回去的。”

    這間書房的對面是沈宅最大的書房,也是傅老先生辦公的地方。

    深褐色的手杖先出現在她的視線里。

    隨后是說話的人,是沈宅的主人,老夫人的先生。

    一位八十余歲的老人緩步慢行,含笑入內。因為才剛見過客,他衣著很是考究,灰白色的襯衫和深色西褲,只有腳下受不住板正的皮鞋了,趿拉著一雙軟皮拖鞋。

    老人在離夫人最近的沙發里坐下,把手杖擱到一旁。

    小男孩聽得不盡興,祖父和祖母的一生像是本翻閱不完的書。可祖母似乎是不想多談……他嘗試著追問:“再后來呢?”

    “再后來?”老夫人笑著說,“北京改名北平,現在又改回來。”

    “還是北京好聽。”老先生評價。

    “我說的不是這個。”小男孩抗議。

    老夫人笑,開始收拾自己的筆記。

    小男孩佯裝著可憐,望向老先生:“祖母只肯講十二年……”

    傅老先生笑起來:“十二好啊,這里可是有講究的。佛家講求的就是十二因緣。”

    ……

    小男孩知道自己求錯人了。

    無論什么事情一到祖父這里,都能有他的道理,從未有人辯過他。

    小男孩被奶媽帶走后。

    傅老先生換了地方,在長沙發里坐著,招呼老夫人過去并肩而坐。

    “談完了?”她問他。

    平時都是傅侗文哄這個最小的孫子,可今日是有客人來,只好由她來照看。

    去年十二月三日,澳門的華人難忍壓迫,示威□□,被葡萄牙軍隊打死八人,打傷了兩百多人。今時,葡萄牙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尚未建立邦交,兩國無法對話。

    血案發生后,中國政府直接派出炮艇,在澳門周邊的水域巡邏,同時卸下炮衣,對準澳門,以護華人。這一鬧澳門的葡萄牙政府示了弱,降半旗哀悼,對華人市民認錯,同時不得不在澳門內懸掛中國國旗。

    因為這場□□,旅游業和經濟受到了重創。所以最近找傅侗文的人很多。

    原本都是要給兒子、女兒們處理的,但他知道這是澳門的大事,自己見了客。沈奚是不想要他再操心這些的,無奈,他是傅侗文。

    “當年啊,就差一步,澳門就回去了。”

    他說的是日本投降那年,原本是想逼得日本人退到澳門,借機收復……沒曾想,鬼子們投降的比想象的快。

    他突然說:“遲早要還給中國的,和山東一樣。”

    可惜,看不到了。1999年,遙不可及的一個年份。

    他無論如何都看不到了。

    “到那時,要讓老大送我回北京,帶一把澳門的土,”他輕拍她的腿,“讓三哥自私一回,你隨我一起回去。”

    “好。”她應了。

    北京城的雪,數十年未見了……

    他低聲問:“好好的,怎么和孩子提起了過去?”

    “是他在問我,為什么咱們家的人都姓沈,只有你一個姓傅。”

    傅侗文一笑。

    他忽然起身,夠到手杖,以左手撐住沙發,起身,走到書桌旁。

    沈奚的鋼筆還在,紙也是現成的。他抄了鋼筆在手里,拔下筆帽,手腕用力,在紙上寫就了四行字。寫完,他擱下鋼筆,又不急不緩地回到了她的身旁。

    他把摺好的一張紙遞給她,哪怕已是如此高齡,那雙眼里仍有著往日的風流神氣。

    沈奚在他的目光里,展開了那張紙:

    一見成歡,地老天昏。

    因緣際會,入舍沈門。

    幾多生死,青山仍在。

    山河無恙,百年永偕。

    —— 網絡完結 —— </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章鱼彩票-章鱼彩票投注-章鱼彩票注册 极速三分快3-彩38 通比牛牛-官网 快乐8平台-彩38 好运快3-彩38 越南时时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