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公元2019年,元旦。

    隨著近期一支考古隊成功打開昭烈皇帝墓陵的消息傳開,一款名為國家寶藏的真人脫口秀節目也成功的火了。

    這款真人秀的模式其實并不新穎,一個主持人,一名嘉賓以及相關的專家組成,原本是沒什么看頭的,但因為這一期是要講述季漢傳奇,所以有不少這個時期的歷史迷紛紛打開電視觀看。

    “據華夏社最新消息,考古隊于今年終于在不損壞墓葬的情況下,打開了季漢開國之君昭烈皇帝墓葬外圍的機關,歷經兩千年的墓穴,難以想象其中的機關大半都可以使用,從中出土許多玻璃器皿以及許多漢代時期建筑。”

    “眾所周知,華夏在大漢時期就已經步入了蒸汽時代,目前已知的戰神祠、武侯冢以及英靈殿等季漢早期的墓葬和廟宇中所存放的各種機關設施,當時先祖對力學、光學的運用已經研究到極致,并在此之后,進入了長達七百余年的蒸汽時代。”

    主持人的聲音里,帶著幾分激動的神色,聲情并茂道:“最令人震驚的是,在關羽、張飛墓穴中挖掘出的尸體竟然歷經千年不朽,據專家研究發現,漢朝時期,我們的祖先們應該掌握了一種已經消失在地球上的能源,正是因為這種能源的存在,令季漢初期的一百年間,我華夏的科技水平突飛猛進,遺憾的是,這種能量在到公元412年時,開始逐漸消失,季漢也自此開始由盛轉衰,此后也再未出現過類似能源的工藝品或是建筑,但即便如此,也造就了一個輝煌的時代。”

    “最讓我無法理解的事,以當時的技術,是如何建造出能夠橫跨長江的大橋,而且足足有十座之多,其橋身之堅固,可與古城長安、洛陽以及江南的岳陽相比肩!”一旁的嘉賓微笑著感嘆道:“而且據我所知,當時的季漢所造的弩弓不但可以連發,而且射程也極遠,可說冠絕當世,曾數次在阿富汗地區與歐洲各國作戰,季漢名將劉誠更是憑借弩陣,創造過以八千弩兵破十萬羅馬雄兵的奇跡。”

    “首先我要說明的是,當時大漢對力學的研究頗為精湛,而且也已經有了機床的雛形,從目前出土的漢弩來看,季漢的造弩技術突飛猛進是從赤壁之戰時期開始,當時的大匠劉毅可說是顛覆了那個時代的社會構成,讓大漢社會從士農工商分級重新回到春秋時期并列的格局,此人可說是撬動時代的人物,季漢的制弩工藝也是從他出現開始進入了突飛猛進的階段,從建安十四年算起,也就是公元209年一直到延熙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264年,此人一直活躍在季漢的朝堂上,而且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五十五年吶!”嘉賓咋舌道:“那劉毅究竟活了多久?”

    “據季漢書記載……”專家思索了一下道:“劉毅跟季漢開國三相年輕時曾是好友,也是居住在臥龍崗之中,早期是個木匠,但卻能跟臥龍鳳雛這等高士論交……”

    “老師,等等!”嘉賓打斷道:“據我所知,在季漢之前的東漢和西漢時期,士農工商分層嚴重,可說是等級森嚴,劉毅既然是木匠,為什么能夠跟這些人相交?”

    “這個據說劉毅是墨家傳人,不過這個不可考證,因為在經歷了秦朝之后,墨家就迅速衰落,到東漢末年時期,當時的文獻沒有任何記載著墨家的存在,這跟法家不同,漢代的明君雖然尊奉儒家,但實際上治國卻多用法家,所以法家在漢代是有著足夠的生存空間的,但墨家在劉毅之前,已經基本銷聲匿跡了,是劉毅著作了天工十二卷之后,墨家才重新崛起,不過根據我的看法,當然,這只是我一家之言,劉毅興起的墨家,其實跟春秋戰國時期的墨家已經有了本質的區別。”

    “有什么不同?不都是研究機關的嗎?”嘉賓茫然道。

    “墨翟創立的墨家,機關術只是旁支,其核心思想是兼愛非攻,而且有著大量教化世人,化小愛為大愛的思想。”專家搖頭道:“但劉毅不同,觀其一生,不但在數術、土木建造、實用物理上有著非凡的造詣,同時還是一名出色的統帥。”

    “統帥?”嘉賓疑惑的看著專家道:“三國時期的統帥我知道的有曹操、周瑜、陸遜,季漢這邊若說統帥的話,老一輩的諸葛亮和龐統,后來有劉誠、姜維、鄧艾劉毅也算?”

    “當然,根據魏書還有后漢書等那個時期的典籍,劉毅有個很有意思的稱號,叫不敗將軍!”專家微笑道。

    “這……不會是季漢自吹自擂吧?”嘉賓玩笑道,因為沒有斷代的緣故,那段歷史一直被人津津樂道,比較出名的有武力第一的呂布,季漢五虎上將以及十八驃騎,但劉毅并不是太出名,一般也只有讀過正史的人知道劉毅的存在,四大名著三國演義中,劉毅只是一筆帶過的一個人物。

    “季漢書可從沒有這么寫過,這個不敗將軍的名號,是魏國還有吳國給劉毅起的。”專家搖頭道:“其實如果讀過后漢書的朋友不難發現,劉毅有著很高的軍事才能,赤壁之戰以后,他在不到兩月的時間里以兩千人平定荊南四郡,此后又參與了漢中之戰,再到后來季漢出蜀時,配合關羽拿下了洛陽,此后更曾在河套收服了匈奴,徹底滅絕了當時已經十分強盛的拓跋部鮮卑,在之后便是入西域,一直從居延城打到大宛,烏孫被打的北逃,大家所熟知的是劉誠八千破十萬的故事,卻不知劉誠有機會打這一仗,就是因為他父親劉毅平定西州,并親自督造了三條鐵路,使得長安到大宛有足夠的補給,這才讓劉誠能在六十歲高齡的情況下親自率八千強弩一戰破十萬羅馬大軍,自此大漢之威威震整個歐亞大陸,無人敢纓其鋒。”

    “老師,等等!”一旁的主持人突然一臉驚訝的問道:“劉毅是劉誠的父親?”

    “對啊,這個不但季漢書有記載,我記得三國演義中也有介紹,就是在先帝發兵平關中那一節中,劉誠在先帝平定關中之后離家獨自從軍。”專家看了兩人一眼道。

    主持人有些尷尬,三國演義中只有這么一段,誰能記得。

    “這么說起來,劉毅比劉誠還厲害?”嘉賓驚訝道,要知道目前大火的三國游戲之中,劉誠那可是當之無愧的橙將啊,只有早期的呂布,還有三國君主以及諸葛亮、龐統、周瑜和郭嘉等少數幾人達到這個水平,這幾乎是公認的,感情劉誠他爹也這么厲害?

    “這個不好比較,父子二人都是一生未逢敗績的英雄人物,而且兩人也不可能交手。”專家搖了搖頭:“不過劉誠能有歷史上那般厲害,跟劉毅的培養脫不開關系。”

    “此話怎講?”嘉賓忍不住問道。

    “劉毅不但是出色的古代科學家、軍事家,同樣也是一位偉大的教育家。”專家笑道:“據現存的資料顯示,當時劉毅為了對抗士人階層,曾大力興辦學校,目前還在的岳陽大雪、成.都大學、長安大學還有洛陽大學等我國著名學府,都是劉毅一手創建。”

    “怎么這事兒跟對抗士人聯系上了?”主持人笑問道。

    “之前說過,劉毅是匠人,拿我們現代的話來說,就是草根出身,雖然憑借著個人魅力得到了諸葛亮、崔州平、龐統的認可,但對于當時的士人階層來說,劉毅他就是個草根,是沒資格位列三公的,而且當時魏朝提出了九品官人法,也就是九品正中制,在現在看來,這套法案肯定是落后的,但在當時來說,是在大漢的察舉制之上進一步優化的方案,很貼合當時的國情,我們知道,當時季漢其實并沒有魏朝強大,只有荊州和益州兩個州,而且地方豪強割據,劉備的到來,肯定威脅到這些地方豪族的利益,而這個時候魏朝踢出了九品官人法,也會使得季漢內部出現動蕩。”

    專家喝了口水道:“劉毅開辦書院其實在赤壁之戰以后就開始了,但是因為沒有人支持,所以也只是在鄉野間教一教弟子,但在九品官人法推出之后,機會就來了,為了震懾那些地方豪族,蜀漢必須有一股新的力量來平衡,這個時候劉毅提出讓有功將士子弟獲得學習的機會,只是這一條,就徹底摧毀了九品官人法對當時季漢的影響,當時讀書可不像我們現在,讀書是士人的權利,就算有錢都未必有資格讀書,對很多人來說,能夠讀書,那可是很了不得,這個政令一出,等于是把整個軍隊都拉到自己這邊,而劉毅也有他的底氣,因為在這個時候,他已經創造了造紙術和印刷術,這兩樣結合可是了不得啊,為什么季漢的軍隊強悍,可不只是因為兵器強,更重要的是,對于那些軍人來說,劉毅這一招給了他們奮斗的目標。”

    “你可以讀一讀魏書,不難發現當時的魏軍和吳國的軍隊對于季漢軍隊都是畏之如虎啊!”專家說到這里感嘆道:“劉毅在教育這一塊,有著很強的前瞻性,而且他本人也會培養人才,你看看他手底下出來的將領,沒一個平庸之輩,像關平,之前在關羽身邊基本沒有存在感,但自從跟了劉毅幾年后,就能獨當一面,到了季漢后期,更是季漢為數不多的頂梁柱,還有鄧艾,你去看季漢書,那可是從小跟著劉毅,另外關羽、張飛、趙云、魏延、龐德這些名將,都愿意把自己的孩子交給劉毅來教,而且這些人還都成才了,從這點來看,劉毅在教育這方面,是很有一手的。”

    嘉賓有些不解道:“老師,既然劉毅這么厲害,為何三國演義里對他基本不提?”

    “有兩方面原因。”專家笑道:“第一嗎,羅貫中是個儒家,在劉毅之后一直到后來的唐、宋、明,儒墨之爭幾乎貫穿了整個歷史,劉毅之后的墨家,就像現在的科學家,喜歡研究東西,我們華夏能在一戰和二戰之中免于戰亂,各國不敢來惹,這都得靠墨家,但羅貫中是個儒生,他肯定不喜歡劉毅,雖然不敢直接黑,但在三國演義這本書里,能夠明顯感覺到他想要把劉毅給淡化。”

    “那第二個原因呢?”嘉賓詢問道:“按照老師之前說的,劉毅參加的戰役可不少。”

    “不但不少,滅魏以及吳國的投降都跟劉毅有直接的關系。”專家笑道:“這就不得不說劉毅打仗的特點了。”

    “不敗將軍?”嘉賓好奇道。

    “是不敗,而且劉毅還是名將殺手,大家所熟知的夏侯淵、曹洪都是死在劉毅手中,此外樂進是被劉毅生擒之后被殺,另外張郃、曹仁、曹真、曹休的死,都跟劉毅有關,另外他還生擒過呂蒙,蔣欽、周泰之死也跟劉毅有關,另外司馬懿是劉毅滅了魏國之后,讓曹芳殺死的。”專家道。

    “這么厲害?”嘉賓愕然的瞪圓了眼睛,這曹操和孫權帳下能打的武將感覺都被劉毅禍害了一遍。

    “是很厲害,但卻很難讓他的對手服氣。”專家笑道。

    “這些人心胸也太窄了吧,那這么多精彩的戰爭,羅貫中就忍心不寫?太小氣了。”嘉賓有些不滿道。

    “這還真怪不得羅貫中。”專家搖頭道:“劉毅這個人,擅守,前面也說過,劉毅這個人是個工匠或者說科學天才,他在早期最擅長的不是制造兵器,而是土木工程,他造的城墻不但堅固,而且速度還很快,水泥就是他發明出來的,他在戰爭中也很好的利用了自己的天賦,只要對敵,就先建營寨,箭塔什么的,加上他造出來的弩、弓射程都很遠,能夠壓著敵人打,所以每當對戰,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派人去探查敵情,第二件事就是建造,只要敵人不來攻,他就會一直建造,而且他一輩子都在研究防守的兵法。”

    喝了一口水,專家繼續說道:“我們看三國演義,最精彩的就是兩軍打仗,雙方或是各逞奇謀,或者比用兵,但劉毅他不一樣,他打仗一般只做兩件事,探察敵情,然后防守,他不會想進攻,他會跟你比耐心,磨你的性子,直到你心浮氣躁,然后再激你過來打他,然后仗著他的城墻、見他大量殺敵。

    而且他這個人壞呀,他不出兵,但會挑撥你過來攻,攻城比守城難,傷亡也要大,這是常識,最典型的一次,就是夏侯淵、曹仁、樂進三個人帶領兵馬打他,結果他不出來,給夏侯淵送了個女裝,結果夏侯淵毛了,最后被劉毅打的損兵折將,狼狽逃回,樂進就是在那一仗折在他手下的。”

    “老師,這好像也不算出奇,歷史上擅守的武將也不少。”嘉賓疑惑道。

    “是不出奇,但能貫徹始終的可不多,這才是劉毅最厲害的地方,哪怕是他在占據優勢的情況下,他做的第一件事也是防守,最經典的就是伐魏之戰,當時季漢兵分兩路,一路就是大家所熟知的龐統和劉誠,另外一路就是劉毅,他在當時的河內對陣司馬懿。”

    “司馬懿真的敗給了劉毅?”嘉賓有些接受不了。

    “司馬懿確實很厲害,他早在這一仗的八年之前,就預測到了這一仗,并請當時還是魏朝人的馬均在風陵渡設計了水壩,用了八年的時間,做成兩道水壩準備水淹漢軍,若這計策真的成功了,那歷史或許會被改寫,但可惜,司馬懿遇上了劉毅。”

    “當時的季漢雖然兵馬不如魏朝多,但裝備精良,而且人人奮勇爭先,而司馬懿在河內的兵力也并不見得就比劉毅的人多,相同兵力的情況下,季漢的軍隊一般都是碾壓敵人的,但劉毅不一樣,他去了黃河邊,第一件事就是防守,思索司馬懿會怎么進攻,防守有什么漏洞,還做了地動儀,測量水位,反正你能想到的事他做了,你想不到的他都想到了,就這樣,司馬懿準備了八年的計策,被劉毅破了,而且之后還找到了魏朝建立的堤壩,在黃河做了機關,把河道給改了,結果第二次大水發下來,劉毅沒事,司馬懿的營寨卻被自己的計策給淹了,這一仗,等于是馬均和劉毅這兩位三國時期最頂尖的名匠之爭。”

    “這就是細節決定成敗么?”嘉賓有些感嘆道。

    “這個不好說,不過劉毅對自身的安全很看重,而且他統帥軍隊,敢放權,也敢部下足夠的信任,其實元帥是做什么的?不是你能征善戰,而是你得知道什么人能做什么事,而且可以放權把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劉毅究竟會不會打仗,這是個謎,在歷史界有很多爭議,但他是一位出色的元帥這點,卻沒人反對。”

    “老師。”嘉賓疑惑道:“有個問題我一直不太明白,劉毅一生既然這么厲害,完全符合功高震主的條件,為什么無論劉備還是劉禪都那么放心用他?”

    “這就是他會做人了。”專家點頭道:“其實自古以來,這種開國功臣能夠善終的都不多,但劉毅是個特例,古代君王為什么會猜忌這些功臣?其實歸根結底,就是功臣有造反的能力,這個能力不止是他們的個人能力,還包括他們的人脈、財富以及威望,但劉毅不一樣,每一次打完仗,劉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交還軍權,而且他雖然跟諸葛亮、龐統、崔州平乃至關羽、張飛的關系都不錯,但卻從不結黨,一般打完仗劉毅做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建筑,搞民生,他從荊州一直建到漢中,又從漢中建到蜀中,后來建到云南,再后來就是關中、西涼、西域到中原,劉毅一生,基本上大半時間都是在工地或者去工地的路上,基本不參與朝政。”

    “你覺得有誰會忌憚一個科學狂人威脅到自己的地位嗎?”

    “難怪,不過照您這么說,這整個華夏基本上都有劉毅的建筑,這得多少錢?”嘉賓突然問道。

    “這個說不好。”專家想了想道:“季漢一朝,從劉備治理開始,百姓的生活就不錯,漁牧業興旺,還出現了最早的化肥,而且劉毅有個很奇怪的習慣,他不像歷史上很多朝廷大興土木一般是征發民夫,而是采取雇傭制,給的薪水還不低,以當時的物價來說,相當于我們現在一天五百塊左右,所以當時的百姓也很喜歡為朝廷做工,季漢一朝百姓至少在劉備和劉禪兩代君主治下是幸福的,但據史料記載,這兩位皇帝可說是最窮的皇帝。”

    “啊?”嘉賓愕然,國富民豐,怎么皇帝就給窮了:“這不可能吧,不收稅么?”

    “收啊,而且季漢的賦稅尤其是在商稅方面并不低,而且每隔幾年還會查抄貪官,也導致兩代皇帝之下,貪官近乎絕跡,但這些錢,都被劉毅要去搞建設了,目前有記載的記錄中,劉毅每次面見皇帝做的事情就是要錢,從洛陽到今天北京的鐵路算是劉毅最后一個工程了,在這長達五十五年的時間里,劉備和劉禪兩代君主手中基本沒有存過什么錢,有了錢,沒多久就被劉毅給拿走了。”

    “這么說起來,劉毅能遇上這樣的兩位明君也是他的幸運。”嘉賓笑道。

    “但劉備和劉禪能夠遇到劉毅這樣的臣子,又何嘗不是幸運?”

    ……

    看著電視上絮絮叨叨的專家,呂玲綺靠在劉毅懷里笑道:“老公,難得見到個靠譜的專家,竟然被他說的對了七八成。”

    “你得感謝這千多年來沒出現歷史斷層,否則指不定三國演義能被當成正史。”劉毅摟著自家媳婦,忍不住有些感嘆,這時間過得還真快。

    “羅貫中那小子胡亂瞎寫,當年就該直接把他劈死!”呂玲綺不滿道。

    “挺有意思不是嗎?你看最近這三國文,我都快成了圣人了。”劉毅一邊翻看著手機一邊笑道。

    “老公~”呂玲綺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蘇起來。

    “又想?”劉毅無奈的看著自己的老婆:“能不能不叫老公,這在以前都是叫太監的。”

    “時代不一樣了嗎~”呂玲綺依著劉毅:“要不今天你別動,我來?”

    “你說你……”劉毅目光一亮,抱著呂玲綺站起來朝著臥室走去,嘴里絮絮叨叨道:“這都快兩千歲的人了,怎么跟小丫頭一樣,無不無聊?”

    “無聊你怎的跑的這么快?”

    “這不尋思的早點完事兒嗎?你這興奮勁兒都是一揮一會兒的,不如先把你給喂飽了,免得一明天再煩我!”

    “死鬼……”

    ……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永旺直播-永旺直播投注-永旺直播注册 龙虎大战-彩38 极速快乐十分-彩38 四方棋牌-彩38 大发3D-官网 大发时时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