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靈魂迷途 > 第十二章 暖夢度余生-28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朱幼安說話的語氣一如從前般溫和,可說出的話卻讓何靈覺得十分兇險,“那一絲光芒并不隨時都在,總是會出現一段時間,又消失不見了。初時我并不知道它是何用途,還想著時間長了,迷途的主人到底尋到了我的蹤跡......”

    何靈低下頭,大家把靈力給了自己,原是指望自己能夠救回朱幼安的,結果自己卻先回到了現實。

    想來,朱幼安也沒想到過自己會放棄他吧?

    朱幼安何等聰敏的人,一看何靈面帶羞愧地低了頭,立刻知道她心中所想,“靈兒,這事原不怪你,別說你救不了我,便是迷途的主人也未必能救得了我。我知道,你們絕不會放棄我的,只是,我實在飄得太遠了些,迷途的主人尋不到我。”

    何靈哽咽著聲音,“嗯,他們都說可以用靈力換了墜入虛無空間的人回來,誰也沒告訴過我,須得迷途的主人尋到人,才能救回來的。”

    朱幼安拍了拍何靈的肩膀,“這是自然了,若是能將我換回來,你一定肯的。他們都不曾怪你,你為什么一直責怪自己呢?”

    何靈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潛意識里確實在責怪自己。

    “靈兒,自從在虛無空間見到這一絲金色的光芒后,我就在想,或許這一切冥冥中都有人安排的呢?或許這才是相隨相守咒真正能起作用的原因。”

    “你想想,你們所有人都只是暫時昏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人是因為腦損傷進入迷途的。你們都有可能回到現實,唯獨我不能。”

    朱幼安說到這里,何靈心中大痛,眼淚汪汪地看著他,看得朱幼安又一笑,“我就知道你會心疼我的,我故意這么說的。若是將我從虛無空間中救回來,咱們再重新走一遍迷途中的夢境,積攢夠了靈力,你回不回現實呢?那時候可就是真正難為你了。”

    何靈沒想過這個問題,一直以來她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朱幼安一定會跟著回到現實的,就像韋遠、陳曉峰他們一樣。

    可是,朱幼安是腦組織損傷,他確實回不來了,迷途確實就是他最好的歸宿。

    如果是那種情況,自己會如何選?

    這邊是苦苦支撐的母親和殺人兇手,那邊是朱幼安,這個題太難了。

    “靈兒啊,若是我還留在迷途,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了。我想見你一面,終究是不能了。你也知道迷途中的夢境都是怎樣的,你的夢境不會出現在迷途中,我這一生都沒有機會再與你說一句半句話。說起來,現在這樣,不是最好的結局嗎?”

    何靈長嘆一口氣,到底心中有遺憾。

    “別想了,我跟你說說我如何從虛無空間回來的,如何?”

    一想到朱幼安,何靈思緒大亂,根本忘了問問他如何回來的,“嗯。”

    “這金色的光芒十分神奇,原本我還在虛無空間中漫無目的地飄蕩,自那金色光芒出現后,你猜怎么樣?”

    “怎樣?”

    “透過金色光芒的邊緣,我頭先不是說過這金色光芒像從裂縫中傳來的一般嗎?我觀察了好幾次以后,還真讓我瞧出些蹊蹺之處了。這金色光芒,竟連接著各種各樣的夢。”

    何靈沒想到引路燈竟然這樣神奇,“連接夢境的?”

    “正是。這金色光芒割裂之處,就是一個又一個夢境的邊緣。后來,每次金色光芒出現之時,我便順著一個又一個夢境的邊緣到此游蕩。”

    “幼安......”

    朱幼安笑得很溫暖,“靈兒,你們所有人都沒有這種經歷吧?順著夢境的邊緣換了一個又一個夢境,可是十分神奇?有沒有很佩服我?”

    何靈淚光閃閃,“我一直都佩服你的,要不是你,我不可能走出迷途的。”

    “傻話呢,你也很有天賦的,我不過是在迷途中多待了些時日罷了。每次我快要迷路的時候,我總是能感覺到有一種熟悉的力量指引著我,它讓我能堅持下來。”

    “夢境的邊緣很危險吧?”

    “也還好,就好像做徒手攀巖一般,小心些便是了。靈兒,你不知道你有多勇敢,憑著這一絲金色的光芒,我從一個個夢境邊緣,終于找到了你的夢境。那些夢我都不敢進,我怕我進去了,就再也出不來了。好在我終于找到了你的夢境,你說你是不是很厲害?”

    何靈忽然意識到一件重要的事,“幼安,若是......若是我醒了......”

    “我試過了,你醒來也沒事的。我第一次進入你的夢境,我知道你在,還叫了你幾聲,不過你似乎沒聽到。后來你醒了,按迷途的慣例,夢境應該是坍塌了,我應該又一次墜入虛無空間的,可是我沒有。不過,應該是白天到了,我確實也無處可去,只能又躲在夢境的邊緣。不過,只要沒有跌出你的夢境,這便是好的。”

    朱幼安說得輕描淡寫,就好像說今天晚上吃了什么一樣輕松,可一琢磨他所說的艱險,何靈又嘆了一口氣,“幼安,我聽到了你叫我的......”

    “對啊,靈兒,就是因為你的幫助,我才能夠從虛無空間回來的,現在這樣,可是我們能得到的最好結局了,是不是?”

    “可是......可是......”

    朱幼安揉了揉何靈的頭,“別可是了,我說過護你一生,難道你不想我這樣護你一生嗎?”

    “幼安,這樣對你......一定還有別的辦法的,你一定能回來的。”

    “靈兒,我知道你希望我回到現實,但是......我自己就是醫生,從山上墜下、頭部磕在巖石上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我應該是活不成了的。原本我以為自己是到了陰間,誰知道竟然有一個如此神奇的地方能夠讓我還有意識,還能用另一種方式活下來。靈兒,這是我能活下來的另一種方式。我的腦組織損傷嚴重,在現實里我是不可能活下來的,我回不來了的。”

    看何靈還是一臉戚戚然的模樣,朱幼安換了個方向,“不然,靈兒你去我的家鄉看看我?現在,你跟我好好說一說這些日子都過得怎么樣,好不好?”

    夢中的朱幼安將何靈現實中的事情看得尤為重要,事無巨細地問了何靈許多生活瑣事。

    說完了何靈如何步步防守地將蘇致遠繩之以法,兩個人依偎在一起暢想起了未來。

    何靈剛在湖邊建了一棟木屋,耳邊又傳來那一陣“叮鈴鈴”的聲音。

    朱幼安微微皺了皺眉頭,“木屋的窗下可不能掛這么吵的鈴鐺呢,不然你夜里總是睡不好的。”

    他曾經與何靈同進同退同榻而眠,把何靈的睡眠習慣記得很清楚。

    何靈知道這“叮鈴鈴”的聲音是怎么回事,強行壓下聲響,“幼安,你真好,關于我的事,你總是記得一清二楚的。”

    “因為我要護你一生一世的啊。”

    “我是一個軟弱又怯懦的人,要護這樣一個我,很難的啊。”

    “是很難的,所以我只好在你的夢境里時時護著你了。”

    “幼安?”

    “嗯,我在的,我一直都在的。”

    何靈抬了手,兩個人的手背上顯出歪歪扭扭的兩個心形圖案,“謝謝你,你先睡會兒好不好?”

    不等朱幼安答話,在他眉心上一點,他倒在床上睡著了。

    何靈走出木屋,看了看左右,雖不見人,那“叮鈴鈴”的鈴鐺聲還在耳邊,“這么想見我,出來吧。”

    “叮鈴鈴”的鈴鐺聲響得更歡了,不僅如此,還有一個女子嬌俏的聲音,“果然是有些本事,能將我看出來。”

    何靈一點不客氣,“姐姐,你手上那鈴鐺,無時不刻不在響,我怎么看不出你呢?”

    “哎呦,脾氣還不好啊,好巧啊,我的脾氣也不好。還有,叫妹妹!我沒你那么老!”

    這是個小辣椒啊,何靈皺眉,“小妹妹,你應該知道這是我的夢境。”

    一陣高跟鞋的“咔嗒”、“咔嗒”聲響起,“不錯,這確實是你的夢境,不過......姐姐,你是不是忘了,迷途中回來的人,能做些什么?”

    “你到底想怎樣?”

    “也沒什么,就是想提醒一下你,你既然使了引路燈,就該知道自己的使命。”

    何靈不耐煩她打擾與朱幼安的獨處時光,“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知道了,你就該來尋我,別每次都是我來尋你。還有,你的心上人不會走,他會一直在你夢里護著你,你不用像條狼狗一樣地護著他。”

    何靈一揮手,眼前所有的東西都消失了,“出來!”

    “嘿嘿,你讓我出來,我偏偏不來了。姐姐,山高水長,咱們總會有相逢的時候,記住了,咱們倆是戰友,你不用這么針對我的。”

    何靈手上多了一把長劍,“出來!”

    一陣破嘯之聲,長劍向著鈴鐺聲響的方向襲去,“噌”地一聲金屬相碰的聲音,那嬌俏的小辣椒笑了,“這個姐姐看著脾氣好,想不到脾氣這樣壞。也好,咱們倆都是這種壞脾氣,以后才好相處呢。行了,我只是通知你一聲,他日我來尋你的時候,你可不能裝作不認識我啊。”

    說完,何靈手中長劍被什么東西纏住了,剛一使勁拖拽了一下,胸口卻被一個巨大的鈴鐺打了一下。

    這一下直打得她胸中翻江倒海,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何靈大怒,將長劍回抽,立刻就要下殺招。

    那嬌俏的聲音似乎有些懊惱,“哎呀,姐姐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誤傷你了,閃人閃人。等你再練練,以后再來找你啊。對了,你的心上人長得真帥!”

    說到最后一句,手上的力量撤了,何靈被她回了這一下,差點又摔一大跤。

    就交手這短短兩下,何靈便吃了大虧。

    她不愿意將朱幼安喚醒,強撐著想要咽下這一股勁,喉頭一甜,又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啪啪”臉上卻被狠狠打了兩下,“何靈,你怎么了?”

    醒了。

    何靈嘴角滲出鮮血,她沒跟陳曉峰提那小辣椒的事,“朱幼安回來了。”

    陳曉峰臉上全是詫異之色,“回來了?他在哪兒?”

    “在我夢中!”三言兩語將朱幼安從虛無空間回來一事簡短說明了,“陳曉峰,咱們先去看看朱幼安父母,你知道他家在哪里的。”

    陳曉峰愣了一下,“怎么見?”

    何靈將嘴角血跡一抹,“怎么見?丑媳婦總得見公婆,就這么見。”

    朱幼安昏迷的時間已經很長了,長到他的父母已經在考慮是不是該讓兒子走。

    莫名地,卻有一個長得很清秀乖巧的女孩子跑上門來,非得說她跟自家兒子訂有婚約,非得敬茶叫二老公婆。

    原本是不相信的,可她又能將朱幼安從小到大的所有事說得清清楚楚,有些事甚至父親都忘了,還是母親提醒了才慢慢想起。

    感念于女孩子的癡情和倔強,又不想耽誤這年輕女孩兒,二老終究還是將她認為干閨女。

    何靈知道自己十分唐突,可是,朱幼安就在她的夢中,也許只有這樣的方式,她才能保住朱幼安不被放棄。

    她將朱幼安曾經生活過的地方走過一遍又一遍,每一遍都在想象著如何在夢中給朱幼安一個真實的家。

    即使他回不到現實,也可以讓他在夢境中感受真實。

    鳳冠霞帔紅蓋頭,何靈被徐曉童牽著走到堂中,“新郎官,我把我妹妹交到你手上了,你可要對她好一點啊,我的脾氣不好哦,你要是讓她哭了,我可饒不了你。”

    韋遠、李如瑜笑道,“曉童,幼安對靈兒是最好的了,你可白擔心了。”

    公公婆婆、父親母親全都坐在堂上,慈祥地看著一對新人,何靈能聽到他們欣慰的笑聲,“放心放心,靈兒跟幼安在一起,哪里會有哭的時候啊。”

    陳曉峰一身痞氣地倚在門邊,“朱幼安,你這個媳婦兒兇得很啊,以后有你受的。”

    所有人一起罵他,“瞎說!”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揭蓋頭、揭蓋頭。”陳曉峰不按規矩出牌。

    一身紅裝的朱幼安挑起何靈的蓋頭,“靈兒,我想這一刻,想了好久好久,你終于是我的妻了。”

    他是如此的光彩奪目啊,何靈眼中含著淚水,“嗯,我是你的妻了!”

    陳曉峰嚎得最兇,“喝交杯喝交杯,我們要鬧洞房!鬧洞房!”

    又被眾人一通罵,“鬧什么鬧,沒一點眼力見!”

    “陳曉峰,你找打是不是?”

    “你們為什么對我這么兇啊?”

    “不然呢,人家今天大喜的日子,你鬧什么洞房啊?”

    洞房花燭,朱幼安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頭發與何靈的纏在一處,遞了酒杯給她,“靈兒,我們是結發夫妻了。”

    “幼安,你要記得你說過護我一生的啊。”

    “記得,我會一直記得,護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門外又是一陣混亂,“陳曉峰,你好意思嗎?你聽人家的墻角?”

    “哎喲,別別別,我的姐,你居然揪我的耳朵?”

    “你聽什么聽啊?”

    “我就聽到一句,護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哎喲哎呦,別打別打,別打臉啊。”

    何靈臉紅了,“幼安,他笑你。”

    朱幼安牽了何靈的手,“嘎吱”一聲拉開門,大聲喊道,“我會記得,護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3分快三-彩38 三分快三-彩38 完美彩票-完美彩票投注-完美彩票注册 5分时时彩-官网 梦幻彩票-梦幻彩票注册-梦幻彩票网址 万博彩票-万博彩票网站-万博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