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幻世仙門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消散天地間(完結)

幻世仙門 第四百八十六章 消散天地間(完結)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境域出現,世間知曉的很少。

    原先還知曉的幾人,都已經殞身!

    齊絕略微慌張了下,就開始大笑起來,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此時,天蕩山的拜斂心已經被打落了塵埃。

    同元和寧公子共同出手困住了拜斂心,又在驅逐他體內寄生的力量和元神。

    半刻鐘后,出現了扭曲惡心的細小元神,欒川眼前一亮,猛然出劍,直接泯滅了那道惡心的云間元神。

    連是凄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欒川的青雀殺死。

    霎時間,拜斂心回過神,一切的記憶皆恢復起來。登時淚流滿面,沒誰可以安慰他,畢竟親愛的老師死在他的手里面,如何可以短時間解脫出來。

    困難就像是彌漫的瘟疫,讓人無法逃避。

    “難道你就要一直哭泣嗎?”

    突然,有細細的星光在匯聚,拜斂心對面出現了道人影,正是已經消失的齋主秋以涼。

    “老師,老師......”拜斂心想要去伸手攔住,卻發現無論如何都攔不住。

    星光在匯聚,也在消失!

    秋以涼搖頭慈愛道:“不用費力了,我已經元神泯滅,這是我唯一留下的半點實力。就是為了看看清醒的你,想要回憶我最初的初心!”

    拜斂心哽咽著沒說話,泣不成聲。

    “山澗齋往后就交給你,一定要好好。”

    “當年我把你撿回來,經過斷橋的時候,我就看見了這天,但我依舊沒有后悔。”

    說著,秋以涼像是回憶起了曾經自己初入山澗齋的那天,還有接任山澗齋齋主位置的在斷橋上枯坐了七天的那個時候,他自認為看到了一切。

    可當真的面對的時候,他才發現所有計劃都沒用。

    ......

    第一天,他看的是斷橋上面被雪水浸透的灰塵,想來很痛苦,為何加了這樣的枷鎖。

    第二天,他看的是斷橋的斷處,那凝固的灰石居然被無情的敲斷,他想著是誰如此不同情義?

    第三天,斷橋下緩緩淌過的河水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只是感嘆了一聲‘人生何意?’

    第四天,天空掠過飛鳥,天蕩山有著梅花盛開,他聞了聞,欣慰著點了點頭。

    第五天,他皺眉看著云層,很憤怒!

    第六天,他看的是過去

    第七天,他看的是未來。

    隨后他從斷橋站起來,天空下起了天蕩山成立如今都未曾有過的大雪,他離開斷橋,遂而成了山澗齋的齋主。

    人生何意?他算是找到了一點吧!

    ......

    就這樣,秋以涼的星光融入了拜斂心的身體里面,傳授給了這位弟子自己關于儒教的所有理念。

    如希云來尊愛劍圣。

    齋主覺得人間太冷,少了兩位摯友的樂趣頓減。所以他才會有如此做法,就是為了去見他們。

    “老師!”

    “老師!”

    凄然的叫聲響徹山澗齋,天照神鑒泯滅。

    某些修為不夠的弟子,在泯滅瞬間被天照神鑒直接震殺。那些修為足夠,基礎扎實的弟子,都是勉強活了下來,卻也狼狽不堪。.x81z

    這場戰斗的平息,山澗齋弟子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師叔!”

    抱著貫中的拜斂心凄厲喊叫,卻喊不會貫中師叔的元神。

    “不要哭,師兄的決定我從來都認為是最正確的。不要辜負他的期望,我要去找他了。”

    五大先生先后殞身,連是最強大的貫中先生也選擇了勝利后,自毀元神。

    他愛慕齋主師兄,愛慕了百多年,現在終于可以不顧儒教倫理了。

    所以他是笑著的,是高興著的。

    “師叔!”

    痛苦的拜斂心無人可以安慰,僅有天照神鑒中的十二位弟子還活著。

    偌大的山澗齋,居然被折磨的成如此樣子,真是可悲可嘆。

    ......

    欒川還未想法,陡然眼神冷冽,面色劇變。

    與之相同的還有渾身是傷的言念君和晉崎兩人,三人目光相遇,不謀而合的點頭身形消散。

    循著師兄給的痕跡,欒川輕易的進入了境域空間。

    齊絕虛幻的身影變得更加虛幻,還有溢散的力量正在被人瘋狂吮吸。瞧著這樣可怕的情景,欒川面色大變,手中劍猛地投擲出去,割裂了那人的衣袍,血濺四處。

    “喲!原來是我親愛的老師來了,哈哈!”姬鴆秦望著欒川的身影,面容霎時間扭曲起來。眼里的瘋狂在被點燃,卻又被他迅速壓制下去。

    扶起師兄,收斂如自己的體內:“姬鴆秦,你怎么變得如此骯臟?”

    姬鴆秦聳了聳肩,癲狂笑道:“老師,老師,當年在捭闔峰,我就曾經問過你,你也曾試探過我。”

    “但你不知道,其實從我倒在方山山門階梯下的時候,我就迫切的想要殺死姬雀晉,想要殺死一切和我作對,或者不愿意聽我話的人。”

    “可我知道,我的實力根本不夠,所以我想要借助許多人。”

    “你們卻都不愿如我所愿,那我只有尋求幫助,誰可以讓我強大,讓我達到自己的愿望。即便是天下百姓的性命,我都毫不在乎.......”

    “所以你和云間那些陰魔合作了?”欒川胸口怒火在燃燒,朝著姬鴆秦怒吼。

    姬鴆秦毫不在意,瞧都沒瞧欒川:“是又如何?我變得強大就足夠。”

    “他們可以被我邀請下界,那我自然可以將他們驅逐出去。”

    “執迷不悟!”欒川不屑蔑視。

    手中劍瘋狂發出劍光,兩人戰斗起來,隨著戰斗的發動,境域發生了劇烈的震動。

    隨著境域的震動,鎬京城也劇烈的震動起來。

    但鎬京城變成了死地,已經無人可以清醒。

    此時姬鴆秦好奇的發現,他親愛的老師居然可以躲避境域力量的吸收,這可讓他好奇又憤怒。所以他殘忍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里的貪欲在大放光彩。

    他迫切的想要了解老師的身體,到底是怎么構造的?

    欒川受到了極為嚴重的傷勢,姬鴆秦身上的劍痕更多。不過他為了解刨欒川,絲毫不在意付出多大的痛苦和傷痕,畢竟境域會給他補充。

    當言念君進入空間,境域再次發生了震動。

    “哥哥......”

    姬鳶齊的聲音出現在姬鴆秦的耳邊,姬鴆秦登時呆滯了片刻。此時言念君雙手結印,爭奪著境域的控制權,且在不斷的打開境域的通道。

    姬鴆秦回轉過來,瘋狂發力,鮮血出現在他面前,女子莞爾的面容也在他眼里。

    “妹妹!妹妹!”姬鴆秦抱著姬鳶齊的身體,兩行血淚頓時落下。

    幫助姬鳶齊療傷,卻發現無濟于事。望著這樣的情景,欒川不自主的對言念君有些不滿,但不如此,恐怕他和師兄都會死在這里。

    “我要殺了你們!”

    姬鳶齊被他誤殺,姬鴆秦此時徹底泯滅了意識,變成了純粹的殺人工具。

    言念君朝欒川喊道:“纏住他半刻鐘,我可以保證勝利......”

    還沒說完,一拳就被姬鴆秦轟擊出去。欒川一劍過去,阻擋了姬鴆秦擊殺言念君,兩人瞬間纏斗在一起。

    姬鴆秦此時再無老師的話,兇狠對欒川怒吼:“鳶齊,她如此喜歡你,你為何不可以給他個機會?”

    “為什么?”

    “為什么?”

    欒川用劍擋住攻擊,卻還是吐出了鮮血。

    內腑被震碎,胸腔徹底凹陷,手臂和身體的骨骼都被震碎了不少。恐怕如此下去,幾個月的時間他都會修養在床上。

    境域空間驟然被扯開,拉出了巨大的縫隙。

    鋪天蓋地的陰影出現,言念君手持絲帶劍,分化萬劍,消耗了他全部的力量。肉眼可見的,言念君頭發瞬間花白,蒼老了幾百歲,處于奄奄一息的邊緣。

    鯤王的身影出現,一口吞下了被絲帶劍纏住的姬鴆秦。

    “出劍,出劍!”

    言念君瘋狂大吼,欒川迅速反應過來,一劍投射。

    隨著青雀到了姬鴆秦的身上,青雀瞬間炸裂,將姬鴆秦的四肢百骸徹底炸碎,再是被鯤王立刻吞下去,扭曲的鯤王身體消失不見,被恢復了半點力量的齊絕瞬間傳遞到北海里面。

    有了北海深處力量的壓制,姬鴆秦徹底消亡,無法重生。

    三人到了北海石壁,癱軟在石壁上,望著北海深處,哈哈大笑起來。

    “看來我要先你們,追隨老師的腳步了。”

    言念君突然開口說話,話音才落,他的身形化作星光散去。那虛幻的元神溫潤如玉,擺了擺手,泯滅消散在天地之間。

    “掌教師弟,恐怕我也沒多少時間了。”

    說罷,齊絕虛的沒影的手掌放在欒川的身上,頓時,欒川感受到體內出現溫暖且強大的力量,面色劇變的想要阻止師兄的行為,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動不了。

    “不用在意,反正我都要離開。”

    過會,齊絕收回手,望著欒川說道。

    本是白發的齊絕頭發徹底掉落,白皙的面容登時變得蒼老溝壑,皺紋遍布他的臉頰和額頭,生命的氣息緩緩在消逝,倒在欒川的懷中,徹底消散了最后的氣息。

    不過在最后一刻,齊絕的身體變化了,好像是仙的味道。

    這是欒川的感覺,他不明白是自我安慰,還是真的如此,不過師兄是真的離去了。

    他想要哭泣,卻發現自己的眼淚如何都掉不下去。

    “師尊,師兄,齋主,劍圣,言先生,老祭酒.......你們走好!”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五分排列3-彩38 乐彩网-乐彩网注册-乐彩网网址 5分快3-官网 极速11选5-彩38 好运pk10-彩38 四方棋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