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李元霸異界游 > 【201】當年之仇(大結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解決完這一群護衛,李元霸雖然費了一點力氣,但是也不算太累。這時,早就忍不住的天凱上前,提起那個護衛頭領的衣領,喝聲問道:“你們辛諾家族的族長在哪里,告訴我!”

    “在……在……”那護衛的臉擰成了青色,這是脖子被扼得太緊的原因。他也不知道這群人究竟是為什么要來找自己家族族長,隱隱中有一個感覺,這一次,自己家族可能是惹了大麻煩。

    府邱很大,得到指行方向的天凱隨手將這護衛隊長重重一扔,就帶著李元霸等人前往府邱內院,聽說辛諾家族的幾個族老以及族長都在內院。一路上,隨手解決一些喝問的嘍羅,雖然說是嘍羅,但是那只是相對于現在的李元霸等人,這些家伙實力最低都是獸靈級別,在普通魂獸戰士眼中,那絕對都是強者一樣的存在。

    “砰!”大門被踢開了,看到陰沉著臉進入的一堆陌生人,辛諾家族的人先是一怔,然后勃然大怒,一個族長大聲怒斥道:“你們……什么人?知不知道這里是辛諾家族的核心地,闖到這里,究竟是為什么?”

    “哼哼,很好!你們可記得六年之前發生的事情……”天凱上前,盯著這名長老,冷笑著問道,他依稀有印象,六年之前在小鎮是見過這個族老的。

    “六年前……六年前什么事情……”那名族老一怔,望了望天凱,臉色變了變,似乎……好像想起了什么“六年前……那個小鎮……你是?”

    “不錯!我就是那個小鎮最好的獵戶的孫子,哼哼,想起了吧!”天凱盯著那家伙,冷冷一聲道。拳頭被狠狠地握拔起來,他的臉上露出一些猙獰,而嘴里顫抖間,泄露出一絲凜然的殺意。

    感覺到那燃燒著的暴怒火焰,這名族長臉色終于不復之前的平靜,面前的天凱,原來是那個家伙的孫子……雖然那個老家伙被自己利用,卻想不到確實有些能力,居然能夠在那一只猛獸的迷幻之下,受了那么重的傷勢還能逃回家。對于當年的辛諾家族來說,一名小小的獵戶,實在太過微不足道,所以,也并不是很在意,收拾完獵物就回了皇城。

    如果知道現在這樣的情況,六年之后,老家伙的孫子居然打上門來,討還公道,這種遠超常人的隱忍讓人驚嘆的同時,也讓這名族老暗暗后悔,當初怎么沒有鏟草除根呢?這也是感應到面前這些人實力強大,而心生的后悔,如果不是李元霸這些人強勢,恐怕這名族老依然不會把這件事當成一回事。

    “呵呵,實力……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赤裸裸,沒有實力的話任何人都可以踩,甚至,就連一坨狗屎都不如!”天凱的肩膀在聳動著,他的臉在笑,又像是在哭,爺爺啊,終于忍到今天,才找到仇人,才有了給你報仇的能力!他的臉帶著一種悲憤,淡淡地望著這名族老。

    “嘿嘿嘿,看來,老夫當年確實應該將那老頭連你這小娃娃一起干掉的,放那老家伙離開,現在看來是個錯誤。不過……老夫并不后悔當年心軟,現在也不害怕你們的到來。”那老家伙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也確實,他現在已經是獸尊巔峰,在家族中已經差不多是頂尖存在,放眼整個皇城,能夠趕上他的也沒幾個。

    獸尊巔峰,也確實有自傲的本錢,這個辛諾家庭竟然有獸尊巔峰,這個家庭確實不簡單,按道理,有獸尊巔峰的家族至少在武力上應該進入中等家族行列了。

    聽到這老家伙一陣蒼老的怪笑聲,天凱眉頭微微一皺,他倒不是怕了對方。在他的字典里也沒有怕這個字,現在他已經進入獸尊,雖然實力上有一些差距,但是,他不怕,更何況,今天來的也不只他一個,還有一幫子好兄弟,史萊姆七怪現在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不是一個人!

    “小娃娃,你……我好像認識你。”這時,另一個老者的聲音響起,卻是盯著李元霸。這個老者一身華服,看起來是這個家族更重要的人物,事實上,也確實如此,隨后他驚訝道:“我是辛諾家族族長,我曾經在左協理府上,好像見過你……小伙子,難道,難道你是左協理大人的女婿?”

    “你去過左協理府?”李元霸也是一怔,在自己未來岳父大人家,他倒是沒有注意到這個家伙,祝壽的那天人太多了。

    得到李元霸的確認,華麗老者感到非常為難了,既然李元霸是左協理大人的女婿,那么,此人是萬萬不能得罪的,不然的話,自己家族在這皇城根本沒有立足之地。要知道,協左理戴森巴所處的家族,那可以皇城本土四大家族之一,遠遠不是他們這種小小的外來家族可比。雖然,暗地里,辛諾家族也是一個極為龐大的勢力,但是,明里跟皇城四大家族這一對著干,明顯不智。

    “族長,你這是什么意思……”那名族老知道族長的決定之后,頓時張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原來,族長大人再三考慮之后,竟然決定將這名族老等幾名曾經去過小鎮的家族成員交出來,聽從對方的發落。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辛諾家族不再庇佑這幾人,李元霸與天凱想要處置這幾個家伙,只要費點力氣制服他們即可,反正這幾人之中實力最強的也就族老一個,其它五六人,都只不過獸靈巔峰。

    “不!不!我不服!”這名族長與手下幾個睚眥俱裂,族長的決定讓他們感到寒心,這也太冷酷無情了吧?自己守護的竟然是這么一個家族?一看到敵人背景渾厚就把已方的人給賣了……可狠!不過,他們現在也沒有辦法,不甘心就擒的他們只能背水一戰。

    啊呀呀呀呀呀……

    族老一陣狂吼,深紅色的魂環光芒狂暴了起來,已經是獸尊巔峰的他已經是家族的頂端戰力,平日里也是極其自負。所以,雖然處于形勢不妙的境地,他也沒有失去信心,決定拼命闖一闖,搏殺出一絲生機。

    沒錯,為了捕獵得到高級材料,當年他們如此陷害那名老獵人,用老獵人的生命換取迷魂獸的材料,甚至在老獵人重傷之后,也是不管不顧,任其留在了老林深處,只是留下一瓶普通療傷丹藥,這樣的行為,簡直就是令人發指。

    現在,老獵人的孫子前來討還公道,將心比心,他們也不認為對方會給自己幾個好果子吃,或許對方會心慈留下已方幾人一命,但是,來點斷手斷腳等深刻教訓那是免不了的,這是他們所不愿接受的,所以,族老只能帶著幾個手下拼命,沖出去。

    “想逃……沒那么容易。”實力到了李元霸現在這個地步,就算不使用被動提升法激發生命潛能,也能穩壓獸尊巔峰一頭,所以,族老的愿望落空了,李元霸這個怪胎遠遠地超乎想象,族老只能被深深地打擊。

    “怎么處置他們?”李元霸哈哈一笑,解決族長幾個,雖然比剛才大門口的戰斗麻煩一些,但是,這一次史萊姆七怪都出手了,反正花的時間更少。將這個辛諾家族的族老與手下幾個制服之后,他轉過頭問天凱,報仇之人一般都會親自動手,老李可不想越俎代庖被自己好兄弟責怪。

    “你們……有沒有想過,當年我爺爺是怎么一身是血的從深山老林里爬回來的?”天凱緊盯著地下幾人,一腳踏上這名族老的胸口:“你……有沒有想法,將一名垂死老人留在那等兇險之地,是何等絕望?而這名老人的堅持……又是何等悲摧!”

    “你們有沒有想過,當今天的我站在你們面前,又會怎樣對付你們……哼!我并不怨恨你們將我爺爺設計當了獵物的誘餌,我現在站在這里,卻是在完成一個做孫子的本份,既然這個世界弱肉強食,如此殘酷,那么現在風水輪滾轉,作為的弱者的你們做出錯事,就得接受應該的懲罰!”

    “哈哈哈哈……這是無可悔藥的決定,你們的子子孫孫都會給你們為榜樣!”天凱大笑,然后腳下使勁,將他們大腿一根一根踩斷,然后,又弄斷了他們的手臂。看到血汨里掙扎的他們,他輕輕地吐了一口唾沫,內心里一直存在的郁氣也隨之一掃而空。

    魂獸戰士斷手斷腳本來也是常事,他們的身體遠比普通人強韌,再生能力也強,續接不成問題。但是,天凱卻是動了一點手腳,在踩斷他們四腳的同時,也暗中送出一股血力,將他們的經脈裂得移了位,就算能夠續上四腳,也會因此變成沒多少力氣的廢人一個,雖然他們還有魂力在身,但是,以后想要使用魂力戰斗那是別想了,這可能比殺了他們還要令他們難過。

    沒錯,這個世界就這么殘酷,李元霸等人也驚訝辛諾家族的隱忍,以及明智。如果對著干,李元霸等人并不戒意將這個家族鬧個底朝天,反正對他們來說,并沒有什么損失。

    望著李元霸等人離去的背影,辛諾家族的族長在幾個族人哀氣嘆氣中,凝神了好一陣,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殘酷,弱肉強食也是正理,現在的忍氣吞聲,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與對方對著干,雖然自己這邊并不懼怕,但是,對方身后龐大的勢力,將會影響到家族在皇城的繼續發展,這可是非常不利的事情。

    所以,望了望地上血跡斑斑的族老與幾個族人,他擺了擺手,“將他們扶起來,叫上大夫,上些好藥吧!”說起來,這名族老的那一次行動,其實也是為了家族,那頭猛獸的大半材料都被族人給分用了的,錯,不能全怪給他們。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總得有人頂缸不是么?現在事情總算是解決好了。

    天凱的事情解決完畢,這小子的心情也開朗了很多,而接下來的李元霸,也在不斷地催促著天凱,幫助研究一些特殊藥劑。現在的天凱煉制水平大漲,天賦出眾的他,在史萊姆學院都有了一定的名氣,而李元霸想要讓天凱煉制一些對母親神魂恢復有幫助的藥物,雖然從皇城的寶庫得了一些補魂膏,但是,寶庫中數量并不多都被帶出來了,加上也沒有把握能夠一次性就能夠將母親的神魂完全恢復,所以,老李也想讓天凱試著多練制一些這種極品藥物,如此成功了,那么就是一件大好事。

    藥方子是從老夫人那里求到的,要不是皇城能夠煉制這種極品不藥物的藥師已經云游采藥數年不歸,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也用不著這么麻煩。

    關于補魂膏的材料,李元霸其實早已經收集到幾付,雖然花了大價錢,以及不少的心力,但是,他認為值得。而天凱也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失敗了一二次之后,終于成功將這極品藥物給煉制出來了,一共煉成了二小藥壇。

    這已經是二年之后的事情了。

    帶著三壇子補魂膏的老李,回到銀獅城之后,果然成功地將母親給弄醒過來。這可是花了半個月時間,補魂膏用得差不多的時候,才完全將趙彩娥的神魂給完全修復的。不過,這里面也有老草醫的功勞,要不是老草醫的冰封之法,將趙彩娥的神魂傷勢穩住,將生理機能暫停,那么,失去一個魂魄,神魂不斷崩潰中的趙彩娥,絕對活不到今天的。當時王家所放展的抽魂術,可不是一般的可怕!

    將母親救醒之后,李元霸總算是放了一百個心,喜滋滋地將趙彩娥帶回了皇城,其實皇城才是兩母子的老家,現在也算是落葉歸根了。老夫人帝四娘重新見到了這個媳婦,兩個女人含淚相見,不勉相互吁噓好一陣。

    不用理會那些讓人悲傷的橋段,反正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氣氛,才是主要的基調。現在,家人團聚才是主題,更何況現在的李元霸可了不起,實力大進的他現在已經混出了名堂,“史萊姆七怪”頻頻出沒于這塊大陸各大險地,在天獸帝國特別是皇城的冒險者群體中間已經有了一定名氣,雖然只是四年級,還沒有畢業,但已經計劃好畢業之后的出路。

    “小雅小雅,我們結婚吧!”老李很是搞笑地單膝跪地,手里還拿著一束路邊采摘的野菊花,很是搞笑。

    “李元霸哥哥,玫瑰才是代表受情好不好……這丑不拉嘰的路邊花,好像太沒誠意了,嘻嘻。”小雅眼珠子轉了轉,嘻嘻笑道,雖然內心已經千肯萬肯,但是,小嘴還是嘟了起來。

    “唉……別提了!”李元霸嘆了一口氣,道:“昨天我在皇城的花店排隊等了一下午,結果,還是沒能買到啊!所以,現在也只能以這朵小菊花湊數了!”

    “哦哦,這樣啊!那么,原諒你吧!”小女孩接過了李元霸的手中花,其實不起眼,總也是愛人的一片心意,不是么?靠在李元霸的懷里,她感覺是那么甜滋滋的。

    其實,李元霸的內心一直在糾結,小倩的事情一直還沒告訴小雅,他可怕小雅感到妨忌,這小姑娘雖然溫柔可愛,但是小性子起來也是很可怕的,如果知道了他和他倩的事……這也是一直以來的麻煩,他一直跟這二個女人好,雖然這個世界擁有二個女人很普通,但是憨厚的老李,在這方面,有時候還是純潔可愛了一點。

    想來又想去,還是決定要告訴小雅的好。昨天,他其實根本沒有去花店,而是去了小倩店,男人,有時候在花叢中轉悠,也是件幸福而苦惱的事情。好在,小倩那邊早就搞定,一開始好的時候,就能諒老李的難處,知道這樣優秀的男人不可能只一個女人,所以也早就說過,無論老李有多少個女人,只要他真心對付她自己,就夠了,她會盡一個小娘子的本份,點一盞小燈,一直靜靜地在背后溫柔注視著他。

    “小雅……”

    “嗯,李元霸哥哥,你是不是有話要說?”見李元霸吞吞吐吐的樣子,臉色抖了幾抖,小雅就知道有問題。“嗯嗯,其實是這樣的……”慢慢的,潑出去的李元霸,也將自己跟小倩好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完全給小雅坦白,老實說,他跟小倩好,其實還在小雅之前。

    聽完自己最愛男人的故事,小雅眼睛發酸,有些后悔,卻又舍不得這個男人。這個世界三妻六妾的男人很多,像她父親就是,她除了自己早死的娘親之外還有三個小媽。但是,這個小姑娘,內心卻一直希望,將來有一個男人能好好受她一生,補償父親給不了的關愛。但是這個希望,卻還是要被分去一半。

    沒有說話,半晌之后,跺了跺腳,小雅還是毅然投入李元霸的懷抱:“大哥哥……你可以答應小雅,以后可不能不要小雅……另外,你還得答應小雅,除了小倩姐姐之外,再也不會再有其它女人分享我們的愛了。”

    “嗯嗯,好的。”李元霸連連應聲,心中好笑,這是個有些小自私的可愛女人,不過,這也正常,這樣的女人才真實,要知道她對于自己的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付出啊!

    半年之后……畢業典禮的第二天,婚禮正常舉行,在左協理府上……新娘有二個,劉蘭倩,戴絲雅,新郎嘛,自然是笑的樂咧開大嘴永遠合不攏的李元霸這個黑小子了!

    主婚人,是帝釋天陛下,老夫人、趙彩娥、左協理戴森巴大人、劉老伯分別代表男方女方家長,而后面,還有老李一干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好兄弟。

    史萊姆七怪的輝煌,永遠不會失去!史萊姆七怪,也會因為有李元霸這個怪胎的存在,永遠的怪到底,永遠的強勢到底,永遠的輝煌到底!連帝釋天大人在證婚典禮完畢之后,都有意無意地嘟嚷了一句:“或許,他們的存在,將會讓獸神殿都會感到震顫!他們接下來的傳奇,會讓帝國的發展進入一個新的篇章……”

    獸神殿幾千年前,就已經是讓三大帝國聯手都感到震顫的強大勢力,而現在,史萊姆七怪的存在,竟然能夠得到陛下大人這樣的評價,李元霸、天凱、梅遷這樣一干兄弟也足以因此自豪了!(全書完)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线上购彩-彩38 大发快乐十分-彩38 罗马好运彩-官网 五分快三-彩38 5分快三-官网 大发时时彩-彩38